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开门营业 春装实在是太抢手了

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开门营业 春装实在是太抢手了

正月十一,四季青服装市场节后正式开门营业,杭海路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忙,人来车往,满眼都是手推车、小货车、绿色编织袋、黑色塑料袋……一个穿灰色外套的男人用袖子擦了一把汗,和同伴合力把三大包绿色编织袋抬上货车(www.sendian.net)。“我们是批发商,要把货发到全国各地去……”他说得气喘吁吁。

意法服饰城人来人往,好几家商铺门前摆着花篮,彩色纸条写着“开业大吉”,有的店门前排着长队,问了一下,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批发商。

“想不到过年期间疫情控制这么好,进货可以大胆进。四季青今天开门,我早上七八点坐高铁过来,还是来得太迟,款式好的春装都没了,我们那边也缺货……”一位来自苏州的年轻女士说。

老邵的服装店主要经营女装,针对20-30岁的年轻女性,店里展示的春装款式靓丽,色彩鲜艳。

“不瞒你说,今年春装特别紧俏,因为大家年前几乎都没备货,现在的春装供不应求,要抢才行。”老邵说年前他只备了16000件春装,往年正常情况起码要备3万件,原因很简单,“去年搞怕了。”

“去年过年前我备了3万件,但疫情一来,门都开不了,大家都待在家里,买衣服的欲望肯定大大降低,囤了这么多货没人要,后来只能特价处理,亏得很厉害。”今年过年前,老邵没敢多进货,生怕节后疫情反复导致行情不好,“宁愿少赚点,也不能赔啊。”

“没想到疫情控制这么好,天气又特别好,大家购买欲很旺,市场需求量大,这点备货根本就不够……”

老邵正说着,一个男人走进来,拿起衣架上一件绿色外套,“老板,这个有货吗?”老邵摇头。

正月初八,老邵和家人、帮工就忙着发货了,但大部分工人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回来,后面几天没货可发,只能干等。

东北人程娟来杭州四季青做服装生意十多年了,她的店主要经营广货,每年春夏两季,几乎每周都要飞一趟广州。前天下午她又去了广州,在十三行(类似杭州四季青意法)、沙河(类似杭州环北市场)挑选春装,昨天她的微信步数有两万多。

“广州离深圳香港近,货源比杭州稍微充足一些,但是今年总体还是吃紧,好几个我看中的款式都没货,大家都被去年的春装搞怕了,不敢囤太多,现在这边很多工厂才开始加紧生产。”程娟说。

温州人小张在杭州四季青做服装五年,昨天他的店还在整理,没有营业。

“我还没开始卖,但供货商那边的面料已经涨价了,布料每米差不多涨了五毛到一块五,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。”小张说。

春节前,小张店里羽绒服卖得特别好,但春装备得少,才几千件,他说往年起码两三万件打底。

2020年春节前,小张也像往年一样,备了很多春装,但疫情一来,销售惨淡,后全部“腰斩”出完。小张说四季青专门有一批收过时卖不出去衣服的人,低价大量收购,然后有些卖到非洲,有些上直播平台,主要靠低价走量,“就算每件衣服赚1块钱,他们也可以赚好几万到几十万元。”

“听说广州那边也一样,现在到处拿货都难,工人又没上班,工厂没法正常开工。”小张说,他厂里很多工人,都要等过完正月十五,老家孩子开了学才回杭州。

为鼓励工人早点回来,小张在自己的服装厂推出一条措施:正月十五回来的,奖励100元,正月十四200元……正月十一500元,正月十五以后回来,就没了。

我注意到,整个市场除了春装抢手,人也很缺,很多店铺都在大门上贴了招聘启事,“招销售”“招拉包小弟”……

“以前工人睡大通铺,很正常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要有空调,要有热水器,要单人间,一看你这里吃住条件不如别家,扭头就走了。现在除了顾客,工人也是我们的上帝啊。”方姐在四季青有店铺,在海宁许村有服装厂,100多位工人,独立宿舍,独立卫生间,有空调、热水器,每餐一荤两素……即使这样,每年春节后还是有不少工人跳槽。

“现在厂里工人才回来百分之四十,想全面开工还不行,年前只备了1万多件春装,没想到啊,今年疫情控制得好,天气又那么给面子。”

今年方姐也推出了奖励办法:正月十五以前回来,交通费全报销。方姐说,去年的春装让她伤透了心,后几乎都半卖半送,“今年春装终于要大反弹了!”

公司名称:深圳顺旺发叉车机械有限公司